????不是看到希望才做下去,而是做下去才有希望。

????她知道,自己还不能这样被击垮,事情还没这么轻易的结束!

????慕紫苏看着下面一脸颓靡的众人道,打趣笑道:“怎么了你们,我还没死呢,干嘛一个个愁眉苦脸的?来,都笑一笑。”

????大家脸上流露出苦涩的笑容。

????慕紫苏高声道:“诸位,今日长生宫遭遇重创,被逐鹿榜除名,日后恐怕更加艰难。想要寻求生路的,我慕紫苏不会阻拦,也不会按照门规废去弟子心法。一直以来,承蒙各位信任和厚爱,”说着,她拿起身旁守一端着的一碗如意长生酒,一饮而尽。

????“今日,我给即将离开长生宫的弟子——践行了!江湖路远,此行珍重!”

????下面的弟子们都哭了。

????在长生宫短短一年的时间里,他们早已把这里当成是家,把同门当亲兄弟。九州那么大,那么黑暗,只有长生宫是一片净土,同门之间没有心机算计,没有你争我夺,所有人只有一个信念,便是同长生宫一起走向逐鹿榜顶端。

????这原本是天方夜谭,可当他们一个个在短短的一年内进入了连想都不敢想的化婴期时,当他们看到慕紫苏和顾修缘打败一个又一个强敌之时,他们觉得,问鼎逐鹿榜,绝非白日做梦。所以,他们也像慕紫苏那样,无论面对多少人的嘲讽都坚定不移的行进着。

????可是……不管和长生宫有多深厚的情谊,他们其中有很多人为了妻儿和亲人,也无法和长生宫同生共死。

????在沉默了许久之后,有一名弟子跪了下来,含泪道:“弟子刘安拜别长生宫,拜别慕掌门,顾长老!”

????又接二连三的有八个弟子跪了下来,“弟子拜别长生宫!”

????慕紫苏瞅了他们一会,道:“去顾长老那里领最后一个月的俸禄吧。穷家富路嘛。”

????按说这种退出门派的人,不仅会被废武功,被同门耻笑,连银子都不可能有。

????“掌门,长生宫没了紫禁宫的月例,日后需要更多的银子,我们不能要!”

????“我们苟且偷生已经罪不可恕,慕掌门竟……”

????慕紫苏道:“放心,长生宫还没穷到那个份上。”

????众人心情很是复杂,铭感五内。

????慕紫苏又高声道:“你们留下来——不怕死吗?”

????一百多个弟子,每个人都是伤痕累累缠着绷带,热泪盈眶,

????“吾等誓与长生宫共存亡!!”

????磅礴的阳光映在他们英气的面容上。

????那一声声震彻人心的喊声,一直传向九霄云外。

????慕紫苏掷地有声,双眸雪亮,“今日我慕紫苏以长生宫之名起誓,三年之内,我一定会杀回逐鹿榜!让那些杀我门派弟子者——血债血偿!!”

????大家知道,她还是那个舍得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的饕餮。

????漓江江水在残阳的映照下映出浓艳悲怆的血红色,绝望压抑得令人感到窒息。夕照光辉和阴影交织间,四面八方的云层中若隐若现数十名修士的身影。宛若一张巨爪铺天盖地向长生宫压了过来。

????那些受到玄冥鼓动,如狼似虎前来蚕食长生宫的那些八阶门派们,终于来了。21

欢迎大家访问:木耳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rpxs.com/book/89588/105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