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  -> ->     “怎么还没来呢,买个包子就算排队也不需要这么久吧?”

  宁静一直在唠叨,因为江浩已经去了十几分钟了,还不见人影归还的人影。

  此时的天空又开始下着细雨,好像这一天还没下够,还在对着大地依依不舍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的过去了,眼看又过去了十分钟,江浩依然没有出现,宁静试图着下车去找江浩,由于下雨的关系,宁思阻止了她下车,决定打电话被催催他。

  电话铃声响完了他都没有接,宁静嘟着嘴巴,失望的表情挂断了电话。

  “再给你十分钟,再不出现,我们就自己走了,看你怎么办!”宁静自言自语的说着。

  “姐,你怎么这样呀,你看人家每天跟着你做这做那的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,你就不能对别人好点吗?我真担心你以后嫁不出,就你这倔脾气,谁敢要你呀?”

  宁思的话还没说完,就已经被宁静的眼神给杀死了,如果说眼神是杀人的工具,那估计宁思早就粉身碎骨了。

  “我我我……我闭嘴,不说了,不说了,你高兴就好。”看着姐姐一脸的不高兴,宁思快速的开始认错,立马说自己错了。

  “等太久了吧?包子在排队,所以时间耽误的有点长。”江浩跑过来就开始解释。

  “你再说一遍是因为包子在排队?我告诉你江浩,你去了半个小时,包子铺有几个人在包包子,就算是你过去的时候才开始包来蒸,也蒸好了,就店铺里面那四五个人包包子的速度,三分钟可以搞定一笼包子,再加上蒸的时间十五分钟,总共也就十八分钟就可以了,可是你看,你都过去多少时间了?”宁静一下子说了这么多。

  “我知道,我去了三十几分钟了,但是我不只是买了包子,我还炒了辣子鸡,你看,等下我们回去就做饭就可以了,随便弄点蔬菜就可以吃辣子鸡火锅了。”江浩把手里的辣子鸡在她面前晃了一下,就挂在了黄包车前面可以装货物的箱子里。

  因为下雨的原因,他的头发上已经被雨打湿了,上面小颗小颗的水珠晶莹剔透的在他的发尖上。

  然而他却一点也没在乎,踩着黄包车开心的往新大街方向驶去。

  “江浩哥,你怎么知道巷子里的辣子鸡呀?而且这家辣子鸡是我姐最喜欢的一家了,就是价格有点贵。”从他提着辣子鸡过来时,宁思就觉得奇怪,一个对这个城市不太熟悉的人,怎么会知道农忙市场的巷子里,有这么一家辣子鸡呢,所以她才开口问道。

  “你猜猜我是怎么知道?”江浩故意卖了一下关子,让宁思猜测。

  “你猜我猜不猜?”

  他完全没有想到,他这句话被宁思给塞了回来,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。

  “哈哈哈哈,怎么样?还让我猜吗?”看到他不说话回答,宁思一个突然就笑了起来,为自己这点小得意骄傲上了天。

  “其实呢,很简单的,只要有心,没有什么事是发现不了的,你姐喝的,吃的,穿的……喜欢的,不喜欢的,我都记在了心里。”江浩简单的几句话,虽不是什么真情告白,却让人暖到了心窝。

  车子已经驶向了人民医院门口,黄包车只能先找个地方停着了,因为不让开进医院里面。

  他特意把车子停在了香樟树下,树上茂盛的叶子刚好给她遮风避雨了。

  宁思挽着宁静,下车就往住院大楼走去,他在后面追了上去,还在说着,“美女,美女,前面的美女,你还没有付我车费呢,准备逃跑吗?”

  这句话的话音刚落,他就后悔了,本来他觉得很小声的话,却迎来周围一双双关注的眼睛。

  “这人怎么这样呀?”

  “长的人模人样的,居然还不给车费就跑了!”

  “天啦,这大白天的怎么还有人不给车费的?”

  身边都是分分议论的声音传到了宁静的耳朵,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到这些话时,一点也不生气。

  江浩手握在胸前,对着周围的人说了一句:“不好意思,我是开玩笑的,我们是朋友来着,逗着玩的,逗着玩的。”

  “神经病”

  “切,这人有病吧……”

  立刻周围又传来了嫌弃的言论。

  宁静摇了摇头,心里想到,自己活该,你以为是在上演狼来了的故事吗?

  看着刚才发生的这件事,宁静反而觉得挺好的,至少这明这个社会还不是那么无情,好人总是比坏人多的。

  刚走进住院部的大楼时,一个女人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看,从进门那一刻开始,眼睛就没离开过。

  她从她旁边经过,仿佛感觉有人在盯着她,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,突然就叫了一句:“林美?”。

  “宁静,真的是你呀,我都不敢叫你。”

  林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,她是她的高中同学,毕业以后这是第一次见面。

  她已经是一个怀孕的妈妈,挺着一个大大的肚子,手里拿着一堆各种化验单和检查单。

  “几个月了?”宁静摸了摸她的肚子问道。

  “还有二十多天快生了,今天我特意来做产检的,刚刚检查完,我来问问病房的事情,我怕到时候过来没有病房了。”

  这一翻回答完全不像是她认识的那个林美了,当初在学校她可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那种人,现在突然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这么井井有条,宁静都觉得不习惯。

  她是班里结婚最早的一个,二十来岁的年纪,一个女孩最好的青春年华,就这样奉献给了肚子里的孩子。

  那时候的农村都是这样的,很多在十八九岁就受家里所托,或者就是相亲结婚了,然后两个人要么外出北上广,要么就是在村里一起奋斗,男的每天奔波在田野间,女的每天守候在炊烟下。

  其实这样的日子也不失美好,远比每天在钢筋混凝土的森林里幸福的多,起码少了太多的尔虞我诈。

欢迎大家访问:木耳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rpxs.com/book/61566/27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