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0章

小说:1627崛起南海 作者:零点浪漫 我要报错
  卢康泰看着那人背影消失在楼梯口,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,似是为自己成功说服了对方而感到骄傲。他知道对方虽然口口声声要小心要谨慎,不肯松口让他使用火枪队去解决眼下的问题,但其实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扬州打开局面,组织起一支真正具有战斗力的秘密武装。目前仅仅才几十人编制的火枪队,显然远远不能满足对方的期待,扩编只不过是时机问题而已,眼下似乎便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

  卢康泰和他背后的山陕盐商需要一支有力的武装力量来打击对手,维护自身利益,而对方则希望能够在大明东部沿海地区找到一个有实力的盟友,在今后能够为其提供助力,双方的合作可谓是一拍即合,一方出钱出人,另一方提供武器弹药和军事培训,成立了一支秘密火枪队。

  有钱好办事,这支效力于山陕盐商的秘密火枪队虽然成立时间不长,但在训练和装备水平上甚至胜过了扬州驻军的火器营。毕竟明军军费有限,大部分都投到了北方和中原的战事中,像江浙地区虽然富足,但军费依然被削减得十分厉害,一月两训就算不错了,至于实弹射击训练,一年都未必能有一次。

  而卢康泰手底下的这支火枪队,完全就是靠实弹喂出来的,真金白银砸下去,训练效果自然不同凡响,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形成了战斗力,并且通过几次出击积累了一定的实战经验。

  本书首发创世,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

  卢康泰看着那人背影消失在楼梯口,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,似是为自己成功说服了对方而感到骄傲。他知道对方虽然口口声声要小心要谨慎,不肯松口让他使用火枪队去解决眼下的问题,但其实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扬州打开局面,组织起一支真正具有战斗力的秘密武装。目前仅仅才几十人编制的火枪队,显然远远不能满足对方的期待,扩编只不过是时机问题而已,眼下似乎便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

  卢康泰和他背后的山陕盐商需要一支有力的武装力量来打击对手,维护自身利益,而对方则希望能够在大明东部沿海地区找到一个有实力的盟友,在今后能够为其提供助力,双方的合作可谓是一拍即合,一方出钱出人,另一方提供武器弹药和军事培训,成立了一支秘密火枪队。

  有钱好办事,这支效力于山陕盐商的秘密火枪队虽然成立时间不长,但在训练和装备水平上甚至胜过了扬州驻军的火器营。毕竟明军军费有限,大部分都投到了北方和中原的战事中,像江浙地区虽然富足,但军费依然被削减得十分厉害,一月两训就算不错了,至于实弹射击训练,一年都未必能有一次。

365体育彩票网官方网站  而卢康泰手底下的这支火枪队,完全就是靠实弹喂出来的,真金白银砸下去,训练效果自然不同凡响,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形成了战斗力,并且通过几次出击积累了一定的实战经验。卢康泰看着那人背影消失在楼梯口,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,似是为自己成功说服了对方而感到骄傲。他知道对方虽然口口声声要小心要谨慎,不肯松口让他使用火枪队去解决眼下的问题,但其实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扬州打开局面,组织起一支真正具有战斗力的秘密武装。目前仅仅才几十人编制的火枪队,显然远远不能满足对方的期待,扩编只不过是时机问题而已,眼下似乎便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

  卢康泰和他背后的山陕盐商需要一支有力的武装力量来打击对手,维护自身利益,而对方则希望能够在大明东部沿海地区找到一个有实力的盟友,在今后能够为其提供助力,双方的合作可谓是一拍即合,一方出钱出人,另一方提供武器弹药和军事培训,成立了一支秘密火枪队。

  有钱好办事,这支效力于山陕盐商的秘密火枪队虽然成立时间不长,但在训练和装备水平上甚至胜过了扬州驻军的火器营。毕竟明军军费有限,大部分都投到了北方和中原的战事中,像江浙地区虽然富足,但军费依然被削减得十分厉害,一月两训就算不错了,至于实弹射击训练,一年都未必能有一次。

  而卢康泰手底下的这支火枪队,完全就是靠实弹喂出来的,真金白银砸下去,训练效果自然不同凡响,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形成了战斗力,并且通过几次出击积累了一定的实战经验。卢康泰看着那人背影消失在楼梯口,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,似是为自己成功说服了对方而感到骄傲。他知道对方虽然口口声声要小心要谨慎,不肯松口让他使用火枪队去解决眼下的问题,但其实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扬州打开局面,组织起一支真正具有战斗力的秘密武装。目前仅仅才几十人编制的火枪队,显然远远不能满足对方的期待,扩编只不过是时机问题而已,眼下似乎便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

  卢康泰和他背后的山陕盐商需要一支有力的武装力量来打击对手,维护自身利益,而对方则希望能够在大明东部沿海地区找到一个有实力的盟友,在今后能够为其提供助力,双方的合作可谓是一拍即合,一方出钱出人,另一方提供武器弹药和军事培训,成立了一支秘密火枪队。

  有钱好办事,这支效力于山陕盐商的秘密火枪队虽然成立时间不长,但在训练和装备水平上甚至胜过了扬州驻军的火器营。毕竟明军军费有限,大部分都投到了北方和中原的战事中,像江浙地区虽然富足,但军费依然被削减得十分厉害,一月两训就算不错了,至于实弹射击训练,一年都未必能有一次。

  而卢康泰手底下的这支火枪队,完全就是靠实弹喂出来的,真金白银砸下去,训练效果自然不同凡响,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形成了战斗力,并且通过几次出击积累了一定的实战经验。卢康泰看着那人背影消失在楼梯口,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,似是为自己成功说服了对方而感到骄傲。他知道对方虽然口口声声要小心要谨慎,不肯松口让他使用火枪队去解决眼下的问题,但其实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扬州打开局面,组织起一支真正具有战斗力的秘密武装。目前仅仅才几十人编制的火枪队,显然远远不能满足对方的期待,扩编只不过是时机问题而已,眼下似乎便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

  卢康泰和他背后的山陕盐商需要一支有力的武装力量来打击对手,维护自身利益,而对方则希望能够在大明东部沿海地区找到一个有实力的盟友,在今后能够为其提供助力,双方的合作可谓是一拍即合,一方出钱出人,另一方提供武器弹药和军事培训,成立了一支秘密火枪队。

  有钱好办事,这支效力于山陕盐商的秘密火枪队虽然成立时间不长,但在训练和装备水平上甚至胜过了扬州驻军的火器营。毕竟明军军费有限,大部分都投到了北方和中原的战事中,像江浙地区虽然富足,但军费依然被削减得十分厉害,一月两训就算不错了,至于实弹射击训练,一年都未必能有一次。

  而卢康泰手底下的这支火枪队,完全就是靠实弹喂出来的,真金白银砸下去,训练效果自然不同凡响,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形成了战斗力,并且通过几次出击积累了一定的实战经验。卢康泰看着那人背影消失在楼梯口,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,似是为自己成功说服了对方而感到骄傲。他知道对方虽然口口声声要小心要谨慎,不肯松口让他使用火枪队去解决眼下的问题,但其实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扬州打开局面,组织起一支真正具有战斗力的秘密武装。目前仅仅才几十人编制的火枪队,显然远远不能满足对方的期待,扩编只不过是时机问题而已,眼下似乎便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

  卢康泰和他背后的山陕盐商需要一支有力的武装力量来打击对手,维护自身利益,而对方则希望能够在大明东部沿海地区找到一个有实力的盟友,在今后能够为其提供助力,双方的合作可谓是一拍即合,一方出钱出人,另一方提供武器弹药和军事培训,成立了一支秘密火枪队。

  有钱好办事,这支效力于山陕盐商的秘密火枪队虽然成立时间不长,但在训练和装备水平上甚至胜过了扬州驻军的火器营。毕竟明军军费有限,大部分都投到了北方和中原的战事中,像江浙地区虽然富足,但军费依然被削减得十分厉害,一月两训就算不错了,至于实弹射击训练,一年都未必能有一次。

  而卢康泰手底下的这支火枪队,完全就是靠实弹喂出来的,真金白银砸下去,训练效果自然不同凡响,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形成了战斗力,并且通过几次出击积累了一定的实战经验。卢康泰看着那人背影消失在楼梯口,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,似是为自己成功说服了对方而感到骄傲。他知道对方虽然口口声声要小心要谨慎,不肯松口让他使用火枪队去解决眼下的问题,但其实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扬州打开局面,组织起一支真正具有战斗力的秘密武装。目前仅仅才几十人编制的火枪队,显然远远不能满足对方的期待,扩编只不过是时机问题而已,眼下似乎便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

  卢康泰和他背后的山陕盐商需要一支有力的武装力量来打击对手,维护自身利益,而对方则希望能够在大明东部沿海地区找到一个有实力的盟友,在今后能够为其提供助力,双方的合作可谓是一拍即合,一方出钱出人,另一方提供武器弹药和军事培训,成立了一支秘密火枪队。

  有钱好办事,这支效力于山陕盐商的秘密火枪队虽然成立时间不长,但在训练和装备水平上甚至胜过了扬州驻军的火器营。毕竟明军军费有限,大部分都投到了北方和中原的战事中,像江浙地区虽然富足,但军费依然被削减得十分厉害,一月两训就算不错了,至于实弹射击训练,一年都未必能有一次。

  而卢康泰手底下的这支火枪队,完全就是靠实弹喂出来的,真金白银砸下去,训练效果自然不同凡响,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形成了战斗力,并且通过几次出击积累了一定的实战经验。卢康泰看着那人背影消失在楼梯口,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,似是为自己成功说服了对方而感到骄傲。他知道对方虽然口口声声要小心要谨慎,不肯松口让他使用火枪队去解决眼下的问题,但其实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扬州打开局面,组织起一支真正具有战斗力的秘密武装。目前仅仅才几十人编制的火枪队,显然远远不能满足对方的期待,扩编只不过是时机问题而已,眼下似乎便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

  卢康泰和他背后的山陕盐商需要一支有力的武装力量来打击对手,维护自身利益,而对方则希望能够在大明东部沿海地区找到一个有实力的盟友,在今后能够为其提供助力,双方的合作可谓是一拍即合,一方出钱出人,另一方提供武器弹药和军事培训,成立了一支秘密火枪队。

  有钱好办事,这支效力于山陕盐商的秘密火枪队虽然成立时间不长,但在训练和装备水平上甚至胜过了扬州驻军的火器营。毕竟明军军费有限,大部分都投到了北方和中原的战事中,像江浙地区虽然富足,但军费依然被削减得十分厉害,一月两训就算不错了,至于实弹射击训练,一年都未必能有一次。

欢迎大家访问:木耳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rpxs.com/book/2629/199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