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雪,看来你想要报仇,没有那么般容易了。”

  将心中这些念头强压而下之后,陆沁婉忽然想到了自己的那一个宝贝弟子,如今云笑的实力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,但是进入龙噬洞的雪弃,却始终没有半点的动静。

  而陆沁婉知道,当时还只有化玄境初期的雪弃,就算是能成功从龙噬洞出来,恐怕想要达到云笑的程度,也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  至少在陆沁婉的心中,哪怕是她有生之年,也从来没有听闻过像云笑这般惊才绝艳的天才妖孽,那已经不能用普通的天才来界定了。

  “嗯?”

  就在陆沁婉生出这些忧意的时候,她忽然目光一转,转到了大殿门口,微一感应之下,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极为意外的笑容。

  这位可不仅仅是至圣境巅峰的苍龙帝后,还是号称大陆第一的毒脉宗师,一袭灵魂之力,恐怕整个九重龙霄无人能及。

  在陆沁婉的感应之中,外间一个自己熟悉之极的身影突然出现,正是她朝思暮想的宝贝弟子雪弃,只不过此刻的外间,似乎正在发生一些异事啊。

  感应到这些事的陆沁婉,并没有立时出去见雪弃,她想要看看自己这个走出龙噬洞的宝贝弟子,到底有些什么样的变化?

  …………

  时间推回到半柱香之前,凤栖宫大殿之外。

  啪!

 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陡然传来,然后就见得一道瘦弱的身影倒飞而出,待得其落地之后,嘴角边上赫然是溢出一丝殷红的鲜血。

  “臭丫头,瞎了你的狗眼,没看到大师姐吗?”

  一个圆脸少女看起来极为嚣张,而听得她口中之言,刚才出手将那丫头扇出的女子,赫然就是这凤栖宫的大师姐秋醒。

  说起来这位大师姐秋醒的天赋,并不比那所谓的帝子洛尧差多少,如今的她,已然是一名达到洞幽境初期的超级天才了。

  至于那个说话的圆脸少女,则是秋醒的跟屁虫,也是马屁精,名字叫做雨眉,实力也自不俗,已经突破到了半步洞幽境的层次。

  今日秋醒带着雨眉,明显是前来拜见苍龙帝后陆沁婉的,没想到斜里冲出一个丫头,竟然不小心撞了这位大师姐一记,登时让她怒从心头起,想都没想就一巴掌拍了出去。

  作为凤栖宫的大师姐,除了那些至圣境强者之外,秋醒的地位不是一般地高,就算是一些排名靠前的洞幽境执事,等闲也得给她几分面子。

  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秋醒的心情却是有些烦躁,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那个老师新收的小弟子,几乎将原本属于她们的宠爱全都分走了。

  虽然说雪弃已然进入了龙噬洞之中,可能再也不会出来,但嫉妒之心极强的秋醒,却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陷害雪弃。

  尤其是当秋醒看到眼前这冲撞到了自己的丫头,乃是雪弃的贴身侍女之时,其眼眸之中就不由自主地升腾起一抹杀意。

  “哟,这不是云儿吗?想不到一条没了主子的狗,竟然还敢在这里横冲直撞?”

  旁边的圆脸少女雨眉,明显也是看清楚了那总算是爬起来的瘦弱身影,当下口出刻薄嘲讽之言,半点都没有一个少女该有的矜持。

365体育彩票网官方网站  叫做云儿的瘦弱丫头,确实是雪弃在这凤栖宫的侍女,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今日前来凤栖宫报信,竟然会遭遇到这么两个煞星,当下一张脸都吓得苍白一片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  不过云儿也知道事态紧急,若是再耽搁下去,说不定自己的主人就会真的一命呜呼,所以并没有回应对方的嘲讽话语,直接转身朝着身后的大殿奔去。

  “臭丫头,这是想去告状吗?”

  圆脸少女雨眉不仅是秋醒的狗腿子,此刻更是成了后者的代言人,见得她话语出口后,瞥见大师姐并没有阻止的意思时,登时身形掠出,瞬间追上了云儿。

  云儿不过是雪弃的小小侍女,又怎么可能和这些凤栖宫的天之娇女相比?几乎两息时间就被追上,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头皮一痛。

  原来是雨眉下手没有半丝容情,直接是扯住了云儿的头发,将其硬生竹拖拽了回来,然后狠狠摔在地上,而在她手中,甚至还有一把微有些枯黄的头发。

  被扯掉一撮头发的云儿头皮剧痛,但她也有着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无论再如何挣扎,都不可能是这二位的对手,也就不做那些无用功了。

  “等小姐回来,一定让你们好看!”

  勉强从地上站起来的云儿,眼眸之中满是恨恨之色,虽然这句话没有说出口,但这样的脸色和眼神,看在那两位的眼中,无疑是瞬间怒火升腾。

  “小贱婢,你还敢不服?”

  雨眉明显是看到了云儿那一闪而逝的怨毒,当下怒不可遏,只听得其口中发出一道厉叱之声,然后已是一掌朝着云儿的头顶拍去。

  “今日我就替你的主人好好教教你,到底什么才是对强者的敬畏?”

  雨眉一边凝聚脉气,一边再次低喝出声,似乎是说给身后那位大师姐听的,而对于这样的事,秋醒根本就没有半点要阻拦的意思。

  以她们在凤栖宫的地位,只是杀死一个小小的侍女,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秋醒和雨眉都相信,老师绝不可能为这样的小事,来惩罚自己。

 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吧,视人命和草芥的陆沁婉,教出来的弟子,也尽都是这般心狠手辣之辈。

  “哼,我雪弃的侍女,轮得到你来教训?”

  然而就在雨眉想要一掌拍死云儿的时候,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,让得她骤然一惊,手中动作也是微微一滞。

  “小姐,救我!”

  反而是面对着雨眉的云儿眼尖,当她看到那道熟悉到骨子里的身影之时,忍不住喜极而呼,登时让得秋醒和雨眉都知道刚才说话之人是谁了?

  “哼,就算是雪弃来了,也救不了你这一条贱命!”

  似乎是觉得自己的面子被落了,雨眉就算是意识到是雪弃的到来,却也没有收手的打算,听得她一道低喝声出口,那只右手手掌,依旧朝着云儿怒拍而去。

  在这些凤栖宫的天才弟子心中,一直都对雪弃心存嫉妒,认为是其夺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老师疼爱,因此她们都一致排外,雨眉自然也不例外。

  当然,最重要的是,在雪弃进入龙噬洞之前,脉气修为是比不上雨眉的,因此后者相信,自己这一掌一定能收到想像之中的效果,将这叫云儿的臭丫头毙于掌底。

  这样一来,也能杀杀雪弃的威风了,只是雨眉忽略掉的是,那个能从龙噬洞出来的雪弃,又怎么可能还是她印象之中的雪弃呢?

  噗!

  因此在下一刻,雨眉忽然感觉到自己下击的手掌倏然一紧,然后右手手腕之上,就仿佛被人用铁箍钳住了一般,再也不能移动分毫。

  “这种速度……”

  或许只有一旁的洞幽境初期天才秋醒,才在这一刻注意到了某道身影的动作,如此之快的速度,让得她心头不由一凛,甚至升腾起一抹不妙的感觉。

  这道突然出现救下云儿一命的身影,自然就是在潜龙大陆和云笑纠葛不清的雪弃了,她这次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,终于从龙噬洞中出来,实是有着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
  以往的时候,雪弃在凤栖宫中,遇到这些排名靠前的师姐之时,尽都是绕道走,她冰雪聪明,自然是知道这些女人的忌妒之心。

  不过这一次嘛,脱胎换骨的雪弃,不仅是不用再顾忌一个半步洞幽境的雨眉,连那边洞幽境初期的秋醒,她也已经丝毫不放在眼里了。

  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,如果雨眉在雪弃刚才喝止之下就停下手中动作,或许雪弃还能大发慈悲不予计较。

  现在这女人半点也没有将她放在眼里,顿时让得她心底深处压抑的戾气,瞬间爆发了。

  而且某一次陷入特殊状态之时,雪弃还听到了苍龙帝和陆沁婉的交谈,从那个时候开始,她就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,这些胆敢陷害自己的家伙,一个也不能留。

  “雪弃,你放手!”

  骤然被钳住了右手手腕的雨眉,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惊色,因为她运力挣扎之下,根本就没有半点的效果,因此直接厉叱出声。

  “你不是要教训我的侍女吗?总得付出点代价吧!”

  雪弃面无表情,此言出口后,她那右手捏住雨眉的拇指和食中两指倏然用力,然后就听到一道清脆的骨裂之声,传进了旁边两人的耳中。

  咔嚓!

  在秋醒惊异的目光之下,雨眉的右手手腕,已是呈一个诡异的弧度反着弯曲了下去,明显是被雪弃用一股巧劲给生生折断了。

  突如其来的一幕,让得场中倏然一静,就连雨眉自己,似乎也忘记了手腕上的疼痛。

  她可是凤栖宫排名靠前的天才,这个小师妹怎么能如此暴力,直接就捏断自己的腕骨呢?

欢迎大家访问:木耳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rpxs.com/book/2481/245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