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唐寅本以为接到沈溪就能顺利返回军营,不想转眼工夫沈溪便又给他指派了新差事。

????接收船只之事沈溪不想亲自负责,而是让唐寅跟王陵之去具体经手,唐寅知道王陵之不是那种善于交际之人,于是乎什么接洽事宜都要由他来完成,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得到清闲。

????沈溪跟徐俌等人作别,上马一路往码头边的营地而去。

????一行人马速度不快,张仑与沈溪并驾齐驱,侧头道:“沈大人,这次来迎接您其实是军中大部分将士的想法,知道城里有人要对大人不利,都想陪在您身边,共度危难,这次前来迎接和护送更是自告奋勇,要不是唐先生稳住他们,指不定军中所有将领都要前来。”

????张仑不遗余力帮唐寅说好话,他感觉沈溪有追究唐寅不听号令擅自行动的意思。

????沈溪笑着问道:“尧臣兄,你觉得我是在怪责军师?”

????“卑职不敢随便乱说。”

????张仑显得很拘谨,“以大人的气度,应该不会追究这种小事,卑职只是想告诉大人有关军营内的情况。”

????沈溪没再理会张仑,勒住马缰,回头看了南京城城墙一眼,等他回过头时,却发现第二批迎接的人已在不远处。

????就算唐寅阻止大部分人去城门口迎接,但刘序等将领还是放心不下,于是又派出第二批人马前来,沈溪从这架势便知道,这帮手下确实不想自己出事,对待自己比对他们爹娘都还要上心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张永跟徐俌站在城门口,目送沈溪远去,等殿后的骑兵也离开,张永准备上轿回城,徐俌主动靠过来搭话。

????“张公公,沈大人这一走,南京城的防务,甚至整个南直隶的防务,都要仰仗你了。”徐俌非常客气,言语中带着一丝恭维。

????张永瞥了一眼,问道:“难道魏国公会听咱家的?”

????徐俌道:“这是哪里话?咱们虽然在某些事上产生误会,但现在已说开了,都是小人在背后挑唆,以后老夫会以你张公公马首是瞻。”

????张永打量徐俌,似在思考对方话中蕴含的意思。

????徐俌笑呵呵道:“两日前老夫在家中设宴款待沈尚书,浑然不知当时张公公已进城,要不然就一起请了,好在迟了两日也不算什么,现在便可补上……老夫还准备了一份薄礼,稍后便送到守备衙门,聊表心意。”

????本来张永对徐俌满怀戒心,但听说要给他送礼后,心稍微定下来。

????如果诚心要为难他,甚至要除他而后快的话,根本不需要如此攀关系,这里可是徐俌的地头,现在徐俌一张热脸就在跟前,他的冷屁股是否愿意让徐俌来靠,完全由他的心意来定。

????张永不动声色道:“咱家公务繁忙,暂时没时间。”

????张永的冷漠,并未让徐俌死心。

????徐俌笑着说道:“张公公定是为交接之事而忙碌,其实无妨,老夫可以在旁协助,而且宴席已定好,就在今天晚上,到时候请张公公过府来,一切都按照最高规格准备的,人不会太多,正好有些事咱可以私下商议。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京城,紫禁城。

????司礼监掌印房里,张苑刚得到来自江南的奏报,得知徐俌、张永和沈溪之间达成了协议。

????张苑非常生气,当着前来送消息的魏彬的面,怒气冲冲地道:“沈之厚老是坏咱家好事……咱家就等着张永跟魏国公内斗,到时候把他们两个全撸掉……这倒好,有了沈之厚居中调停,他们居然冰释前嫌了……”

????魏彬为难地道:“张公公,您也知道沈大人权力有多大,不单是京城或者边军,在江南影响也很大,更何况之前陛下钦定由他协调江南防务,张永跟魏国公都是老狐狸,怎会跟沈大人对着来?不过沈大人离开南京后,两人之间未必能和睦相处。”

????张苑打量魏彬,问道:“这消息你是从何而知?”

????“他们的联名上奏已到内阁,在下是从那边打探来的……”魏彬回道。

????张苑咬牙切齿:“他们这是想要联手将钱宁扳倒!沈之厚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是绝杀!钱宁在江南胡作非为,没那么大的头却想戴顶大帽子,自不量力!现在连沈之厚都要他死,看他怎么活!”

????“公公,现在咱应该……”

????魏彬目光灼灼,希望能从张苑口中得到他接替张永前往南京当守备太监的消息。

????张苑怒视魏彬一眼:“现在你也看到了,不是咱家不帮你,沈之厚在江南搞风搞雨,要想让张永调回京城来,或者直接褫夺其职务,又或者在南京跟其他人起起冲突不得善终,总需要有人在背后做事……你不想办法,咱家凭何用你?”

????魏彬惊讶地问道:“可是之前您不是这么跟在下说的……”

????魏彬不觉得自己有出力的空间,南京守备太监之职可说是他跟张苑花钱预定的,但现在钱花了,职位没捞到。

????张苑站起身来:“咱家没工夫跟你说这些,咱家这就去面圣,跟陛下提及江南之事!你赶紧动用关系调查南京城里的情况,希望如你所言,沈之厚走后他们狗咬狗一嘴毛!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朱厚照跟前,张苑将江南之事大概说了一下,却未提及张永跟徐俌间的矛盾,也未提沈溪出面调停,不过却将钱宁举报魏国公徐俌跟倭寇勾连的事说出来。

????他想趁着沈溪、张永和徐俌的联名上奏尚未呈递到朱厚照跟前,先把事情提出来,让朱厚照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想法,方便他之后行事。

????朱厚照神色中带着一抹疑惑:“魏国公一家世代忠良,会为了一点小小的利益,出卖朝廷,跟倭寇勾搭成奸?钱宁说的这些……有证据吗?”

????张苑道:“这是钱指挥使派人加急送来的,请陛下御览。”

????说着,张苑从怀里掏出一份钱宁罗织的证据文书,让小拧子呈递到朱厚照跟前,朱厚照拿在手上看了几眼,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却没有发作。

????小拧子冷眼旁观,此时他的小眼睛骨碌碌乱转,好像也在思考有关此事的对策,虽然徐俌跟钱宁与他的关系不大,但毕竟张永是他的盟友,自打离开京城后他就显得势单力孤。

????朱厚照很快看完,放下书函:“说是有证人和证物,但不能作为铁证,况且现在沈尚书就在江南,如果徐家真敢乱来,就让沈尚书彻查,若有罪徐俌一定逃不掉。”

????“是,是!”张苑没料到事情最后还是推到了沈溪身上,正德皇帝对沈溪的信任在他看来非常盲目。

????朱厚照不想再提有关徐俌谋逆之事,道:“中原叛乱平定得如何了?”

????张苑道:“陛下,贼首已往京城押解而来,不日将抵达……另外,陆侍郎在胡巡抚襄助下,基本平息山东地方乱事,奏捷文书正在递往京城。”

????朱厚照满意点头:“果然有沈尚书出马,平息叛乱不在话下……哦对了,江彬跟许泰情况如何了?之前他们不是在马中锡指挥下平乱吗?”

????“这个……”

????张苑脸色为难,“陛下,马侍郎在中原平乱中无寸功可言,甚至连收尾工作都做不好,有巡按御史参奏他跟贼人勾连,醉心于和谈招安之事,因此耽误战机,令京师、河南、山东等地数座城池失守……贼人头目被捕获后,交待了他们之间曾通信联系。”

????“岂有此理!”

????朱厚照拍案而起,怒气冲冲地道,“食君之禄却不思忠君之事,简直是国之蛀虫,让他去平乱是让他养老的吗?着锦衣卫将其拿下,押送京城三司会审。”

????“是,是!”

????张苑非常得意,在皇帝跟前胡乱说一通,皇帝对此深信不疑,他觉得自己跟当初的刘瑾也差不了多少。

????小拧子在旁提醒:“陛下,马侍郎是否有罪,尚是未知之数,何不下谕旨将他召回京城述职后再定夺呢?”

????张苑怒道:“拧公公此话是何意?难道巡按御史都是无中生有?那些来往信件和人证物证都是伪造的吗?你公然给一个罪臣说情,是否跟他暗中有勾连?”

????小拧子马上低下头:“陛下,您可不能听张公公的,奴婢一直在您身边服侍,怎么可能跟前线领兵的文臣扯上关系?”

????朱厚照一摆手:“你们别吵了,朕不想听这些,马中锡是否有罪,抓起来审问过后便知,至于他的差事……交给许泰和江彬去办吧,不知他俩取得多少功劳?”

????张苑仔细想了下,本想贬损江彬跟许泰一番,但又一想,许泰跟江彬现在都是皇帝跟前的红人,朱厚照派他们去中原不过是混军功,说二人坏话容易,就怕皇帝不采纳不说,还会跟江彬和许泰起矛盾。

????张苑心道:“咱家在朝树敌太多,江彬跟许泰不成气候,回头可以试着拉拢一下,现在把要对付的重点放在谢老头和我那大侄子身上。”

????张苑道:“江大人跟许将军上奏表过功,但具体如何还得细查,回头老奴会将他们的上奏呈递陛下御览。”

????朱厚照对张苑的回答不太满意,板起脸道:“朕要问的事,最好你一早便准备好,哪怕将奏疏带来朕不闻不问你拿回去都行,总好过现在这般什么凭据都没有……难道朕每次跟你要什么奏疏,你都要临时准备不成?”

????“是,是,老奴知错了。”

????张苑没有任何脾气,恭敬认错。

????朱厚照打了个哈欠:“明天就把许泰和江彬的功劳呈报到朕这里,朕好论功请赏,至于沈尚书那边的功劳可以等江南平倭战事结束后再论定,其他参与中原平乱的文臣武将也要尽快把功劳厘定。朕要往宫市,你们暂且退下吧!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朝廷颁赏的圣旨很快传到中原之地各路大军中间。

????几家欢喜几家愁!

????马中锡作为一路平乱人马的主帅,本以为这次无功无过可以平安收手,却未料等来的是治罪的圣旨,他的差事随即被人接替,而他也要被锦衣卫押送京城。

????而另外一路人马的主帅陆完则可说收获颇丰,陆完领兵驻扎徐州后得到朝廷的圣旨,此时距离他完成跟叛军的最后一战不超过五天……

????陆完领兵步步紧逼,胡琏自西向东压迫乱军的生存空间,关键时刻叛军首领杨虎犯了决策失误,强渡黄河准备向南直隶转移,但在过河时遭遇官军突击,杨虎溺水而亡,刘惠、赵鐩、陈翰等头目分兵突围,但被官军围追堵截,最终全军覆没。

????“这么快朝廷便有指示了?”

????顾鼎臣得知消息,马上到陆完这里恭贺。

????陆完脸上却未有任何喜色,微微摇头:“就怕之前一战胜绩没有列在功劳簿上,有人先一步上奏了功劳,不过好在没有颠倒是非。”

????顾鼎臣这才知道朝廷的颁赏非常片面,只针对部分有功将士做出赏赐,所有功劳要等班师后详细认定。

????顾鼎臣问道:“那……陆老,咱们几时回京师?”

????“暂且回不去。”

????陆完面带难色,“沈尚书带兵到南方,马中丞被陛下降罪查办,河南那边有胡巡抚,山东和南直隶这边只剩下老夫一人,我若是走了,难保叛军不会死灰复燃……现在很多叛军不过只是暂时藏起来,要彻底平息怕是需要数月工夫。”

????“这么久?”

????顾鼎臣脸上露出为难之色。

????陆完看了顾鼎臣一眼,道:“老夫知道你出来有些久了,不太适应军旅生活,老夫考虑让你回一趟京城,详细跟朝廷上奏全军上下的功劳,完了也不必回来,安心在翰林院当差!”

????顾鼎臣赶紧解释:“学士并无此意……”

????陆完直接抬手:“你在军中做得不错,不过你始终是文臣,留在这里对老夫帮不上太大忙,不如回京城早日跟家人团聚……剩下的差事没那么复杂,老夫不需你在军中相帮。”

????尽管顾鼎臣有些不情愿,但还是行礼:“学生遵命。”

????陆完捻须微微一叹,心底对顾鼎臣有些许失望,这个学生的军事造诣和战略眼光跟沈溪差距太大,不是说考中状元就一定有本事治军。

????“老夫会上奏为马中丞说情,他在中原平乱中兢兢业业,没有犯太大过错,如果仅仅因为力主招安而被朝廷降罪,理由非常牵强。”陆完道。

????顾鼎臣也道:“可不是么,当初乃陛下钦定招安之策,还向军中发出公函,当时沈尚书也是主张以招抚为主……现在马侍郎被降罪,很可能有人在背后挑拨离间,故意让马侍郎下台,好突显其功劳。”

????“你说的是谁?”陆完脸色冷漠。

????顾鼎臣赶紧低下头来:“晚生不过是随便发一些感慨。”

????陆完叹道:“军中是你乱说话的地方?早就提醒过你,无论你对谁有成见,或者心中有何与众不同的想法,都要隐忍,若你轻易便将话挑明,等于是在为自己树敌。等你真正有资格质疑的时候再发言,没人阻拦你,现在你说这些便是不识相……年轻人,不要太冲动!”

????()

????着笔中文网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木耳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rpxs.com/book/1032/2410/